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法官文丛
陈家义:一段战友情 一生是兄弟
  发布时间:2017-07-31 15:17:23 打印 字号: | |
  4月下旬,在那桃花盛开的季节,利用周末,我们原阜阳军分区150多名战友相约在阜阳,相聚在颍州,回访老连队,话今昔,看变化,共叙战友情,再续兄弟缘。

  在通讯发达的今天,失联多年的战友通过微信慢慢都联系起来,一位战友建了个微信群,把昔日的战友串联在一起。虽然我们是独立连最后一批兵,但新兵连训练还没有结束,独立连就撤销了,与这些老兵大多不相识,但这一难得的重逢,我们还是如约而至。只因为我的老班长叶军生几经周折联系到我,一句“你小子,找你找得好苦啊!”让我差点热泪盈眶。怎能忘,是排长陈登朗把我领到部队,谆谆教导,扶我成长,使我从懵懂青年成为一名合格战士。

  与其想念,不如相见。

  35年过去了,再次相聚,重逢的喜悦,心中无限感慨。一见面,相互拥抱,搂着肩膀,拍着脊梁,久久不愿松开。战友间一声珍重,一句问候,感同身受。说不完的离别之情,道不尽思念之苦。

  35年过去了,青春已逝,年华已老,当年英俊潇洒、风华正茂的年轻小伙,而今已到了知天命、耳顺之年。曾经的青葱年华,激情燃烧的岁月,一头黑发早已两鬓染霜,但容颜变老,初心不改。更令人痛惜的是几位战友已不在人世,阴阳两隔再也不能相见。

  “战友,战友,亲如兄弟,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,你来自边疆,他来自内地,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……”一首《战友之歌》把我们又拉回到那曾经的岁月。

  一生战友,一辈子兄弟。35年前那个纯真年代的纯真友谊,一起摸爬滚打,同吃一锅饭,同唱一首歌,朝夕相处,患难与共,铭心刻骨。35年的惦念和牵挂,而今了却大家已久的心愿,打开那封存的记忆,心与心的交流,杯与杯的碰撞,增进了感情,加深了友谊。

  相聚总是快乐的,喝下的是酒,醉了的是心。不分年龄、不论职务、不谈成就,不忘彼此,不说谢谢。我们从大江南北、淮河两岸走来,欢聚一堂,抚今追昔,感慨万千,沉浸在这喜悦之中,锁定这难忘瞬间,珍藏心底,留下永恒。

  组委会安排半天时间,回老营区故地重游,找寻那曾经拥有的岁月。变了,一切都变了,阜阳变大了,变美了,旧貌换新颜。军分区搬迁到了新区,老营区置换给了政府,近期就要开发;独立连营房早已交给了地方,一片空地,一排民居,找不到旧时的模样,不久将变成颍河景观带。记忆中的连队生龙活虎,充满着勃勃生机,伴随着军号声声,军歌嘹亮,现已无处寻觅。而今留下的只有记忆、只有回忆,唯有不变的是我们对军队的情感,对绿色的情怀。

  两天时间,转瞬即逝。相聚又分离,转眼又东西,重逢的喜悦,离别的伤感。多么希望时间停下脚步,定格在这瞬间,相聚不散。但相聚总是短暂,分离不可避免。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见也依依,别也依依。岁月无法留住,友谊永驻心间。一本通信录、一本相册、一个光盘,承载着浓浓的战友情,装填满满的都是爱。

  再见了,战友!再见了,兄弟!挥挥手,道一声珍重,今日一别,不知来日还能不能再相见。
责任编辑:宣教处